• 当前位置:情怀阅读

    小说推荐费星尘陶清阅读_

    时间:2022-11-24 17:45:22    作者:夏雷炮    来源:mp

    小说简介:小说《4142525》的主角是费星尘陶清,是作者夏雷炮的一本言情小说,小说故事情节非常出彩,非常值得一看,主角费星尘陶清人物形象深入人心,剧情超凡脱俗,让人越看越上瘾,一起来看言情小说《4142525》吧陶清手里......

    小说推荐费星尘陶清阅读_

    第1章 她没那个资格

    寒夜微凉。

    陶清手里握着滚烫的电熨斗,手指尖却是冰凉冰凉的。

    熨斗落在素色的衬衫上,一顺过去,便是笔直的纹路,这是她三年来重复过千百次的动作,已经熟练的不能再熟练了。

    抬眼,已经快十二点了,他还没有回来,轻呵了口气,把最后一件衬衫熨烫好,又将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放在最上面,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动过,她只将那枚素圈的结婚戒指套在手指上。

    这枚戒指没有钻也不值什么钱,但因为是费星尘送给她的唯一东西,她一直珍而重之的藏惜着,现在,竟然成了她唯一的念想。

    正要出门,从门外传来了脚步声,她尚且来不及惊喜,就先听到女人的声音,“星尘,真是幸亏有你。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,如果不是你,我今晚可能就无家可归了。不过……陶清她不会介意的吧?”

    “她没那个资格。”

    凉薄的声音穿透门板,也直透进她的心。

    陶清一手扶着墙,冰冷的墙壁让原本就冷意涔涔的指尖更加发寒了。

    她,没这个资格吗?

    她是他的妻子呵,三年婚姻,一千多个日夜,就算没有恩爱齐眉,至少也该有些温薄的亲情在吧,可,她之于他,甚至不如一个路人。

    “哎,你也不要这样说,不管怎样,你们已经都已经是夫妻了。”

    伴随着门开,女子的声音更大了一点,这是——白翩翩,她那已经过世姐姐的好闺蜜。

    淡漠的眼,目光如刀子一般从她的身上划过,陶清觉得浑身僵硬,几乎站不稳。

    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格外轻蔑不屑,把钥匙丢在一旁的柜子上,直接略过她往里走去。

    他身形挺拔,经过她身边时,与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他就像一颗苍劲的松,而她,连匍匐的菟丝都算不上,在他身旁,她永远是那么的卑微渺小。

    “陶清,我看你这脸色可不怎么好。你别误会啊,星尘他只是带我……”

    “不用跟她解释。”脱掉外套随手扔在沙发上,他转过身来,墨眉皱起透着不耐,“你又在玩什么把戏?!”

    “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好了,你有空的时候,就把它签了。三年了,我累了。”垂下眼眸不敢正视他,她低低的说道。

    “离婚?!”白翩翩惊叫了一声,一双水眸在两人之间来回转,接着上前挽住陶清的胳膊,“陶清啊,好好的离什么婚啊!我听说你刚小产,这个时候最容易胡思乱想了。你可别一时想不开,要是你姐姐还在的话,看到你这个样子得多心疼。你姐姐以前是最疼你的……喔!”

    “不用你假好心!”陶清一使力将胳膊抽了出来,也因为她的动作,白翩翩往后一个趔趄——

    费星尘从身后一把扶住了她的腰,怒气腾腾的看向陶清。

    白翩翩掩唇,“对不起星尘,我不是故意提起小怡的……”

    “你没说错!”松开手,他大步朝着陶清走过去,浑身带着骇人的气势,将她逼得退无可退,“恼羞成怒了?她有说错吗?!”

    一反手,指向了身后。

    第2章 谁敢给你脸色看!

    “如果不是你,小怡又怎么会死!”

    这一声,似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吼出来,他的双眸如同嗜血的猛兽,恶狠狠的盯着她,一把抓住了她的双肩,“为什么,为什么死的不是你?!你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上!”

    他的手越勒越紧,陶清的脸涨成了紫红色,她咬着唇不吭一声,倔强的看着他。

    那眸子是如此的澄澈,仿佛根本无惧于生死,费星尘猛然松开手,任由她如同枯叶一般坠落在地,“你想死?没那么容易!你的命是用小怡的命换来的,你凭什么要死要活!你死可以,把小怡还给我!”

    “咳咳咳……”匐跌在地,陶清一手抚着喉咙剧烈的咳嗽,与此同时,下腹一阵阵的抽痛。

    三天前,她那尚未成型的孩子在她的腹中悄然离开,而罪魁祸首,就是面前的这个男人,宝宝的亲生父亲。

    费星尘,陶清爱了他十年,整整十年的光阴,任凭婚姻里的这三年来,他怎样的冷嘲热讽,怎样的刻意忽视,怎样的肆意折磨,她都忍了下来,因为她爱他,她更知道,他心里是煎熬着、痛苦着,所以才会这样对她。

    直到三天前,他亲手将那两粒堕胎药塞进了她的嘴里,硬逼着她咽下去——

    她永远都会记得他当时的眼神,憎恶、仇恨、鄙夷,唯独没有爱。

    他用那宛若森罗地狱的声音告诉她,“你不配怀我的孩子!你这样的女人也不配有孩子,你该在阿鼻地狱为你姐姐赎罪,是你害死了她,害死了你们全家人!你怎么有脸,去怀孩子,去享受幸福的日子?!”

    如未开锋的刀刃钝钝的在她心头,刺了一刀又一刀,她痛得脸色惨白,那最深刻的痛楚提醒着她,她失去了视若生命,珍而重之的东西,也将她对他最后一丝牵念都给斩断了。

    结束了,这荒唐的一切,早该结束了!

    现在,她的小腹又痛了起来,是她那早夭的孩子在怨恨她么?

    “星尘!”看到这情形,白翩翩连忙上前,“你也不要这么冲动,就算你再生气,小怡……小怡她也不能活过来了。”

    她说到这里还哽咽了,抽噎了两下说,“小怡生前最善良不过了,她也不想看到你伤心难过。陶清,你是小怡的妹妹,星尘为了小怡娶了你,你怎么结了婚,脾气还这么犟呢!哎,你还不快起来,当心地上凉,万一着了寒气,这外面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星尘害的呢!”

    瞥了她一眼,陶清一口气提不起来,只觉得肚子一阵阵的剧痛,隐隐还有热流缓缓滑出。

    用力想要撑起来,可疼得汗都在往下滴了,费星尘冷漠的瞥了她一眼,“你该不是告诉我,你起不来了吧?”

    “瞎说,方才你又没动什么手,怎么会就起不来了。陶清这是跟你撒娇呢!”白翩翩笑盈盈的说。

    接着,她走到陶清的面前蹲下,背对着费星尘看向她,唇角扬起几分得意的笑,“陶清,我看你就别使小性子了。我知道今天我来了你不高兴,大不了,我现在就走就是了!”

    说着起身,似要离开的样子。

    “你别走!”费星尘一伸手,拽住了她的胳膊,“这个家,还轮不到她来做主!今晚你就住在这里,我看,谁敢给你脸色看!”

    第3章 你就去死吧!

    “这样……不好吧?”白翩翩一脸为难,“要是因为我,闹得你们夫妻不和,那我的罪过就太大了。”

    “和不和,也不会是因为你。”仿佛下定了决心,掐住她胳膊的手更紧了一些,目光落向匍匐在地的陶清,眸底闪过厌恶之色,“还不起来!趴在地上装死吗?”

    陶清的脸煞白,肚子一阵阵的绞痛,大腿内侧似乎有热热的东西流出来,她一手紧紧的捂着小腹,贝齿将下唇咬出深深的痕迹,“疼,我真的好疼……”

    “我说妹妹啊,我知道你小产了心里很难过,但那也是星尘的孩子,他不会比你好过多少。你做手术也是几天前的事了,我虽然没怀过,但也听过见过,这种小产手术啊,就好像女人每个月那几天一样,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夸张。地上凉,快起来吧,别折腾自己的身子了啊!”

    白翩翩耐着性子劝说,费星尘原本是有丝犹疑的,听了她的话,看向陶清的眼神登时变得憎恶无比。

    “装模作样!”忿忿的丢下这句话,他转身朝屋内的方向走去。

    “哎,星尘!”叫了他一声,白翩翩却没有立刻跟上去,眼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,这才转过身来,缓缓的蹲在陶清的面前。

    描绘精致的唇艳色夺目,跟她的苍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    勾起唇,她缓缓靠近了一些,压低声音道,“陶清,你还不死心吗?你以为这辈子,你还能得到他的心吗?别做梦了!他恨你,他恨不得你死!你要是真的想让他心里还有点你的位置,你就去死吧!”

    说完,她快速的起身后退了一步,尖叫一声。

    陶清痛得几乎喘不过气来,根本就不知道她要干什么。

    只见她尖锐的叫道,“陶清,我好心好意劝你,你怎么还骂我!我,我跟星尘真的是清白的!”

    说完,她转身朝着卧室的方向飞奔而去,还不忘冲她挑衅的眨了眨眼。

    这时候,陶清根本没心思跟她怄气,一口气顶在胸口,热流汹涌澎湃的从腿间流出。

    “救……”求生的本能,让她朝着门外爬去。

    她知道,屋里的人根本听不到,就算听得到,他也不会管她的死活吧。

    白翩翩至少有一句话没说错,她的存在,若说对费星尘还有什么意义,那就是她的死。

    只有她死了,或许他才会觉得松一口气吧。

    冰冷的地板让她的指尖都在发颤,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爬到了门口,寒冷的风呼啸的顺着她的衣领灌进去,浑身刺骨的寒!

    她是要死了么?恍惚间,似乎看到了爸爸,妈妈,姐姐……

    染红了手无助的伸出,你们,是来接我了吗?

    “陶清,陶清!”

    似乎有人在叫她的名字,陶清唇角扬了扬,一抹尚未盛开就已凋零的微笑,残破的弥留在脸上,头已经往一侧偏了过去,彻底陷入昏迷。

    “陶清!”抱着她,陶木心痛的呼唤,可是她一点回应都没有,浑身滚烫得吓人。

    抬起头,看了眼屋内暖黄的灯光,却是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,他眸色骇人,一把将陶清打横抱了起来,转身朝停在外面的车子走去。

    关键字:

    4142525小说
    情怀阅读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