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情怀阅读

    书荒求小说全文可阅&全章节恨晚(完整版)

    时间:2022-11-24 15:33:16    作者:猫桃桃    来源:QY

    小说简介:这部小说《恨晚》小编极力向大家推荐,不管是内容还是主角陶醉骆北寻设定都非常吸引人,而且作者猫桃桃的文笔很好,剧情通俗易懂,跌宕起伏,值得推荐。陶醉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。含情脉脉,羞羞答答。骆北寻偏要上手扒开来,逼...

    书荒求小说全文可阅&全章节恨晚(完整版)

    第8章

    “小醉?”

    沈风易听声音觉得不太对。

    “你怎么了?去哪了?”

    “我……”

    陶醉咬牙:“我肚子不舒服,去洗手……间了……唔。”

    “严重么?”

    沈风易急道,“怎么喘得这么厉害?”

    “我没事……”

    陶醉几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的声音,而偏偏这时候,身后的混账开始加速。

    她几乎逃似的挂断了电话,一阵无法控制的呻呼声硬生生被逼出来。

    泪水和汗水滴落在身下的水泥地上,陶醉只觉得灵魂都要被撕碎了。

    沈风易等了近十分钟,才看到陶醉和骆北寻一起出来。

    “没事吧小醉。”

    看到陶醉满脸通红,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,沈风易赶紧上来扶住她。

    “吃坏肚子了?”

    陶醉憋着一声“嗯”了出来。

    沈风易奇怪地看向骆北寻:“北哥你呢?你怎么也不见了?”

    “她上洗手间,我上她……咳……”骆北寻故意咳嗽了一声,“上她旁边的阳台抽烟了。”

    这神断句!

    沈风易舒了一口气,轻轻拉了下陶醉的胳膊:“小醉,我还以为你生气先走了。实在抱歉,我临时要去客户那边一趟,让北哥送你先回去吧。我晚点给你打电话。”

    陶醉甩开沈风易的胳膊:“随便。”

    看着沈风易的车开走,陶醉想,如果他能被撞死就好了。

    “上车?”

    骆北寻看了陶醉一眼,刚要上手去拉她,却被陶醉坚决甩脱。

    “骆北寻,我说了我们就当昨天的事没有发生!你——”

    “可你刚才,并没有拒绝得很坚定。”

    骆北寻饶有兴味地打量着她。

    “在那种状况下我怎么拒绝!”

    陶醉又气又羞。

    气的是骆北寻竟然用这种手段“戏弄”她,羞的是,在沈风易一墙之隔与唐恬你侬我侬的时候,她竟然在跟另一个男人……而且,体验还很美好?

    陶醉用力抽回手,惯性的作用下,让她原本就发软的双腿更加站不稳了。

    眼看就要瘫倒在地,骆北寻一把将她的腰搂住。

    同时目光向下移,落在她两腿之间正在滑落的东西上。

    陶醉也注意到了,大脑嗡的一下,恨不能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。她一把捶开骆北寻的胸膛,转身就走。

    陶醉直接去工作室住了,晚上也没回家。

    躺在二楼的休息室,她辗转反侧到深夜。

    陶醉六岁时,爸妈就离婚了,她跟妈妈。

    十六岁时妈妈去世了,她不得已回到爸爸和继母身边。

    有家,跟没家也没任何区别。

    都说有了后妈就有后爹,对陶镌峰来说,自己唯一的作用就是能够跟沈家联姻,保他生意兴隆,树大好乘凉吧。

    即使沈风易在外面有女人,对他们来说,又算什么呢?

    他这个做爸的不也一样,跟妈妈结婚还不到五年,就在外面劈腿出轨了宋琳娜,还生了个女儿?

    那时候,妈妈一声不吭,也不纠缠。

    带着只有六岁的她,宁肯净身出户,也不听父亲的辩解和祈求。

    她怎么就不能像妈妈一样毅然……

    叮咚!

    叮咚!

    手机里连番轰进来一堆消息,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    【小醉,你明天有空么?咱们去看看婚纱怎么样?】

    是沈风易的。

    【你又跑哪去了?别整天住你那个破工作室,谁家大家闺秀像你一样抛头露面净丢人。】

    是陶镌峰。

    【姐,我把你唇膏拿走了哦,我看你也不用。】

    是陶蓝。

    陶醉咬牙,狠狠关了手机,谁也不想理。

    周一一早,同事们陆续来了。

    看到工作台上横七竖八的食材,以及陶醉顶着的两只黑眼圈,都很惊讶。

    “小醉!你熬了一个周末?研究出什么黑暗料理了?”

    陶醉从烤箱里端出来一个派,上面横七竖八插了一堆鸡爪子。

    她说,这道菜,叫不举。

    陶醉是个营养师。

    毕业后把妈妈生前的画廊接了下来,跟几个好朋友开了一个自媒体工作室。

    两年下来,旗下已经有几好个百万粉丝级大号,主要拍摄一些时尚美食探店及风土人情。

    最有名的ID叫陶醉在厨房,每周更新一到两次。

    但她最大的梦想不在于此。而是希望有天能攒够钱,把外公留下的老字号餐饮店重新盘活起来。

    “小醉,你没事吧?”

    闺蜜兼合伙人苏嫣一眼看出问题了,将她拽到楼上的休息室里,准备审问。

    “什么叫不举?你不会是跟沈风易……那个了吧?卧槽,你周五不是去捉人了么!”

    “当然没有。”

    陶醉无精打采,“我怎么可能跟沈风易上床。我都准备跟他分手了。”

    “这么说,那天你去兰亭会所……可我跟我哥那旁敲侧击了半天,他好像没看到你啊?”

    苏嫣表示很无语:“所以,你连撕都没撕,看一眼,就灰溜溜走了?那个唐恬,长什么样?”

    “能长什么样,两个鼻子一个眼。我要是当场撕了,回头你哥还不得找你麻烦?”

    陶醉瞄了她一眼。

    苏嫣一拍大腿:“你少来!你怂就是怂,不用你为我着想成么?我说我跟你一起去么,你又不肯。”

    苏嫣的哥哥就是苏宴,跟沈风易他们一个圈子里的富二代。

    唐恬的事儿,他是一不小心说漏了才被妹妹听见了。

    否则,陶醉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呢。

    就在这时,楼下传来一阵吵嚷。

    “谁是老板,给我滚出来!”

    关键字:

    恨晚小说
    情怀阅读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