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情怀阅读

    书荒求小说曲安然沈隽屹免费阅读-曲安然沈隽屹是哪部小说的主角

    时间:2022-11-24 12:38:30    作者:桃三月    来源:YGSC

    小说简介:《曲安然沈隽屹》中主角曲安然沈隽屹被塑造的非常真实立体,书中的多个配角也都个性十足,让人看完之后印象深刻,小说情节也十分精彩,桃三月文笔绝佳,字字经典,值得推荐盛安宁穿越了,没有金手指,没有随身空间,还是个声名狼藉的已...

    书荒求小说曲安然沈隽屹免费阅读-曲安然沈隽屹是哪部小说的主角

    第14章

    第14章

    盛安宁:“!!”

    猛地甩开程刚的手:“我再说一遍,我已经结婚了,最好别对我动手动脚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    虽然她会和周时勋离婚,但也绝不会看上程刚这样的男人,更何况,做人最基本的道德她还是很清楚,在和周时勋没离婚期间,和任何男人拉拉扯扯都是不对的。

    程刚不敢相信的看着盛安宁,以前盛安宁多迷恋自己?

    要不是害怕被人发现,他早就想睡了盛安宁,结果现在怎么突然就变脸?

    有些不死心的上前一步,又伸手想去抓盛安宁的手。

    却被盛安宁反手抓住了手腕,没等他反应过来,就被一个过肩摔扔到了地上,后背重重的砸在地上,感觉五脏六腑都错了位。

    程刚疼的捂着胸口龇牙咧嘴,半天爬不起来。

    肖燕震惊看着盛安宁,原本还以为看见她和男人拉拉扯扯,放浪的一面,却没想到她竟然能将一个大男人摔在地上。

    盛安宁淡淡的瞥了肖燕一眼,转身潇洒离开。

    回到病房时,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了,周时勋因为药效又沉沉睡着。

    盛安宁过去看了看,在凳子前坐下时,感觉肚子有些饿,才想起来今天从中午到现在一口东西也没吃。

    拿着粮票和钱去后面食堂买了两个杂面馒头,食堂还给提供免费的咸菜丝。

    盛安宁把馒头掰开,夹了一些咸菜丝回去,打算就着开水吃点。

    周时勋因为药效的关系,很久没睡过这么沉的觉了,还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梦里那些熟悉的脸孔,笑容憨厚的围在他身边喊着队长。

    紧接着画面一闪,爆炸声中,一张张熟悉的脸庞染了血,倒在血泊中。

    周时勋猛地从梦里惊醒,昏黄的灯光有些刺眼,让他迷茫了一会儿,听见有细微的声音,扭头看过去。

    就见盛安宁坐在床头柜前,捧着杂面馒头在吃,动作很轻,却因为杂面粗糙难咽下,时不时伸下脖子。

    昏黄的灯光,落在她身上,让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起来。

    还有印在墙上的剪影,又让这份温柔变得真实起来。

    周时勋心情莫名平稳了一些,心里却依旧疑惑,这样的盛安宁是他没有见过的。

    盛安宁咽下最后一口馒头,连灌了几口水才觉得舒服,可能是因为肚子饿了的缘故,明明很难咽下的杂面馒头,她竟然觉得好吃,还从馒头里品出了点香甜。

    扭头看见周时勋已经醒了,弯了弯眼睛:“你醒了啊?不过医生说你现在还不能吃东西,倒是可以喝水,你要喝水吗?”

    不提水,周时勋也没感觉,被盛安宁一提,突然有些着急,挣扎着想坐起来。

    盛安宁赶紧过去按着他的肩膀:“你要干什么?你不能动的,医生说这样很容易伤口挣开。”

    周时勋又有些窘迫,他怎么好意思跟盛安宁说是他想去方便?

    盛安宁转了转眼睛,有些反应过来,看着周时勋窘迫不好意思的模样,觉得有些好玩,这时候的男人,都这么木讷矜持吗?

    “想上厕所?你躺下我把夜壶拿给你。”

    周时勋见盛安宁丝毫没有羞涩的说出来,更窘迫:“不用,我自己来就可以。”

    盛安宁也是有脾气的:“哎呀,让你躺下你就躺下,医生都说了你还不能乱动,要想下床也要明天早上,你躺好别动!”

    不由分说就将周时勋按下,然后去拿了夜壶过来就往被窝里塞,一只手去拉周时勋的裤子。

    周时勋没想到盛安宁这么生猛,身体里还有麻药劲儿没过去,手也使不上力气,根本推不开盛安宁。

    只能闭了闭眼睛,任由盛安宁将东西塞进夜壶。

    盛安宁是后知后觉的开始害羞,手指上残存的触感有些灼手。

    虽然医生眼里无男女,可是周时勋不一样啊,这男人是她现在名义上的丈夫。

    瞬间红了脸,拎着夜壶急匆匆去厕所。

    周时勋也好不到哪儿去,以前受重伤,也是战友在旁边照顾,什么时候和女的这么亲密接触过。

    整个脸和脖子都染上了红色。

    盛安宁在厕所待了好一会儿,又好好洗了手,感觉自己脏了,竟然对周时勋起了邪念,拍了拍额头。

    才磨磨蹭蹭的回到病房里。

    盛安宁和周时勋一时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,气氛安静的有些尴尬。

    还是周时勋先打破了平静:“你回家了吗?”

    盛安宁摇头:“还没呢,不着急,等你好一些再说。”

    周时勋点点头,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  盛安宁也尴尬,努力找话题:“医生说你排气后就能吃东西,你有没有想吃的?”

    周时勋摇头:“没有。”

    盛安宁觉得这天根本聊不下去,也不管周时勋说不说话,自顾说着:“那就给你炖点鸡汤。”

    她在原本的世界里,工作之余喜欢射箭骑马赛车,而且每一项都玩的非常好。

    连盛妈妈都经常说,盛安宁生错了性别,喜欢的都是男孩子喜欢的东西。

    没想到她的爱好,在这个世界里还能成为谋生手段。

    病房里有两张床,盛安宁在另一张上对付了一晚上,这一天忙忙碌碌,让她倒在床上秒睡。

    反而是周时勋睡不着,一直到东方泛了白才迷迷糊糊睡着。

    盛安宁起得很早,要抓野鸭子,就要黎明或者傍晚去,白天人多也不方便。

    见周时勋还睡着,轻手轻脚摸着黑出去。

    到河边时,天还黑着,只有远处天边隐隐透着光。

    盛安宁找到野鸭子栖息的那块芦苇丛,因为在河滩处,人不好过去,加上野鸭子警惕性高,所以也没人过去抓。

    周围也没有可以借助过去的工具,就算把野鸭子打到,怎么拿过来?

    盛安宁琢磨了一会儿,从河边捡了几块弹珠大小的石子,把昨天买来的气门芯绑在树杈上,做成简单的弹弓。

    朝着芦苇丛扔了个石子,扑棱棱飞起一群野鸭子。

    盛安宁迅速抓起弹弓,瞄准朝着野鸭射去......

    太过专注,丝毫没注意岸边不远处还站着个男人......

    关键字:

    曲安然沈隽屹小说
    情怀阅读猜你喜欢